宛央_

请看完。
“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;
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”
以上是名字由来。
文笔幼稚,画作简陋。
感谢每一个喜欢。
人品极差,不善深交。
慎关。

我粉的是王杰希!!
就算我经常写喻黄我粉的也是王杰希!!
我永远喜欢王杰希!!

【全员向】一起来玩猜词游戏吧!

*老梗了。
*我就是有点怕自己太久不更新。
*总之我掉粉了,感谢剩下小天使们的厚爱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

【人模狗样】

喻文州:四个字,形容叶修……

黄少天:臭不要脸!

王杰希:臭不要脸。

喻文州:……形容叶修扮成叶秋……

苏沐橙:我知道了!天衣无缝!

喻文州:不对。

黄少天:狐假虎威??道貌岸然??衣冠禽兽??

喻文州:少天有一点点贴近正确答案了。

王杰希:人模狗样。

喻文州:恭喜王队!

叶修:……???




2.

【你们这群死gay】

这句是黄少天描述,于是大家觉得让他用肢体语言表达。

(黄少天很委屈,但是他被捂上了嘴)

黄少天画了一个大圈,然后指了指在场除了妹子和已婚汉子外的所有人。

众人:这tm似乎有点抽象,但是又不想让他用嘴描述。

喻文州沉默了一下:“国家队?”

叶修:“职业选手?”

黄少天拼命摇头,比了一个六。

楚云秀沉吟了一下:“最后一个词是不是高兴(gay)的意思?”

黄少天迟疑了一下,然后点了一下头。

苏沐橙恍然大悟:“你们这群死gay!”




3.

【上梁不正下梁歪】

周泽楷:……喻黄,方王。刘卢。

黄少天:……什么??
(黄少天吓到不想说话.jpg)

喻文州:少天,你对自己是受有什么不满吗?

黄少天:不是不是我没有不满!啊也不是没有不满啦!!但是我也没有特别不满……!!不是!我的意思是!小卢!!你怎么可以跟微草跑了还是个受??

(你是站在什么立场上指责人家小卢是受啊)

王杰希:小别,好样的。

方士谦:喻队,等我和小队长下次去你们蓝雨送聘礼哦~

刘小别:我……我那什么……

一旁的宋晓、李远、袁柏清、许斌、柳非一众单身狗显得相当冷静:上梁不正下梁歪。




4.

【幸运EX】

林敬言:张佳乐是什么?

叶修:幸运E。

张佳乐:您至少迟疑一下啊!!迟疑一下!!

林敬言:那我该祝他什么?

喻文州:早生贵子。

王杰希:寿比南山。

楚云秀:青春永驻。

周泽楷:阖家欢乐。

唐昊:…新婚快乐?

(唐昊:你们都说完了要我怎么办.jpg)

孙哲平:……谢谢。

(好像有哪里不对,又好像没有哪里不对)

张佳乐:我可真谢谢你们。

孙哲平:我还没祝福吧,祝你幸运EX。

孙哲平:就幸运到拿世界冠军吧。

张佳乐:好嘛,我谨代表百花,先预定这次的世界冠军吧。

方锐:哟,这种事我们兴欣怎么能不凑热闹呢?

于峰:……那我就祝前辈拿到世界冠军。

林敬言:乐乐你清醒一点!我代表霸图总行了吧。

周泽楷:轮回。

王杰希:微草。

喻文州:蓝雨。

叶修:我已经退役了,没在哪家战队。

叶修:不如,我马马虎虎代表一下中国吧。

推歌。
首先说明这几首都不是全职的同人曲,甚至属于红歌。
只是有几句特别贴合全职这本书。
我把歌词抄起来了,可以先看一下!
ky我求求你们不要去听这些歌!

《黎明曙光》
/类似群像。
/分享老炮/崔玉斌的单曲《黎明曙光(正式版)》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464402128?userid=1414186706

《光荣之路》
/类似群像。
/分享海然的单曲《光荣之路》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482585588?userid=1414186706

《与你并肩》
/喻黄倾向。
/贴合“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”。
/分享琞不二的单曲《与你并肩》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488395217?userid=1414186706

《我们的时代》
/中国队。
/分享Soldier_禹的单曲《我们的时代》http://music.163.com/song/541007860?userid=1414186706


不是同人曲!不是同人曲!不是同人曲!

说实话我是带着有色眼镜去听这些歌的。
但这并不妨碍这些歌很良心很优秀。

这些歌其实和全职一点关系都没有!
就是听个开心!!
有的好歌就是很想分享。


最后,为中国打call!!

我爱中国!!

【全员向】音乐区的up们

*粮食向短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叶修/ID君莫笑

全能型up主。
从编曲到乐器无所不能。
不常更新(几乎不更新),但依旧坐拥2000万粉。
还喜欢开个小号装萌新。
但由于说话太过嘲讽被众大佬揭发过很多次。


黄少天/ID夜雨声烦

架子鼓手。
手速贼快,节奏随性。
敲的曲子大部分是隔壁索克的电音。
被隔壁索克评价“夜雨的节奏会说话”。
当夜雨第一次直播的时候,粉丝恍然,居然真的会说话!


张佳乐/ID百花缭乱

小提琴演奏者。
身上总是带着莫名的忧郁气质。
曾经常与钢琴演奏者孙哲平合作,后孙哲平手伤退隐。
从未在音乐节线下赛拿过第一。


方锐/ID海无量

一脚踏入鬼畜圈的音乐区up。
灵魂二胡玩家,骚不过,骚不过。
听说还会唢呐呢,深得鬼畜精髓了。


王杰希/ID王不留行

美声演唱者。
唱见中的泥石流,常常被君莫笑邀请去唱新曲子的戏腔部分。
唱法魔幻。
虽然很正经但自从露过脸以后就经常被当作鬼畜素材。


喻文州/ID索克萨尔

手速惊人(bu shi)。
不太会玩乐器。
电音天赋性选手。
据说用的鼓点都是隔壁夜雨录的。


张新杰/ID石不转

古琴演奏者。
每一个音都特别准。
即使再自由的节奏也hold住。
被君莫笑吐槽没有灵魂。
直播说好十一点下就是十一点下,“我要睡了”。


周泽楷/ID一枪穿云

吉他指弹大师。
从来不说话但是凭借一首弹吉他的好技术和好脸被誉为音乐圈初恋。
粉丝始终坚持他单身。
直到某一天音乐圈乐评大佬出现在了他的直播间。
还说自己是摄像。


江波涛/ID无浪

乐评超认真。
是公认的音乐区老好人。
本来以为是个钢铁直男,因为曾经在直播中一再强调“我没有女朋友,你们别瞎说!”。
没想到是个gay。
还已经同居了。


苏沐橙/ID沐雨橙风

唱见。
人美声甜。
代表作《吞日》,曾透露作曲是自己的哥哥。
热爱八卦,和隔壁风城还有鸾辂关系超好。


楚云秀/ID风城烟雨

唱见。
经常和沐雨合唱,还一直伪的男音。
俩人被炒过cp,直至有一天直播合唱,从粉丝才发现“我男神怎么是个女人”??


戴妍琦/ID鸾辂音尘

词作者。
少女心爆棚。
热爱同人曲,还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文手。


肖时钦/ID生灵灭

调音师。
后期混响六的一匹。
鸾辂经常请他帮沐雨和风城修音。


唐柔/ID寒烟柔

钢琴家。
在国外镀过金。
女神有颜有才还有钱哦。


苏沐秋/ID秋木苏

天才作曲家。
一叶知秋的代表曲目《却邪》、沐雨橙风的代表曲目《吞日》、君莫笑的代表曲目《千机伞》词曲作者。
因为太过低调没什么人认识。

前一天还祝贺自己明天生日快乐。
第二天秋木苏就变成了一个空号。

【舟渡】早点回来

*很短。

*人物属于p大。

*不瞒你们说我本来想要在结尾开车,后来因为太有难度而放弃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费渡走进家里,随手开了灯,却意外地发现骆闻舟坐在沙发上。

“怎么不开灯?”他坐到骆闻舟旁边,搂着骆闻舟的腰。

骆闻舟瞥了他一眼,眼底似乎有些泛红,他的指甲深深掐入掌心里。

他并未回应费渡,只是沉默着,像等待着什么。

费渡拨开他的手指,放在嘴里轻撮了一口。

“你看,你的手都被你自己掐破了。我看见你这样可心疼了。”

骆闻舟知道此时费渡对于自己不理他有些不满,于是他哑着声小声道:“费渡,你先别闹。”

费渡的笑有些挂不住了:“师兄?我闹?”

他用指尖划了划骆闻舟的掌心,骆闻舟竟然颤栗起来。

骆闻舟和费渡同时惊了。

费渡沉下脸:“你干什么去了?”

骆闻舟皱着脸,表情似乎有些痛苦,却还是弯了弯嘴角:“没什么,之前那个毒品走私案不是破了吗?就和陶然他们一起去喝酒……”

费渡太了解骆闻舟了,他一定在撒谎,费渡知道。

费渡整个人爬到骆闻舟身上,他揽上骆闻舟的脖子,使劲儿在他身上嗅了嗅。

骆闻舟心里一紧——怕是瞒不住。

骆闻舟的手心冒着冷汗,虚虚地搭在费渡腰间:“费渡……我……那什么……”

费渡突然推开他,脸上冷冰冰的:“你没有喝酒。”

“是……但是我……”

骆闻舟有些慌乱,想要解释什么,却被费渡打断了。

费渡的脸上带着几分嘲讽。

“骆队,舍生取义啊?啊?!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吗,那些纨绔子弟什么没碰过?!”

骆闻舟堪堪避过费渡的眼刀,他勾了勾嘴角,露出一个惯有的痞笑,艰难地发出沙哑的声音:“我这不是……”

“你还想说自己没事?”

费渡的声音愈发冰冷。

“你就知道让自己变成瘾君子然后引蛇出洞这种小把戏?!你为什么不选一种稳妥一点的方法?!”

费渡气过之后平静了不少,凉凉的看着骆闻舟。

骆闻舟被费渡看得心慌,干笑两声:“哈…哈…我真没事儿。”

费渡沉默了。

嗯,有点心疼。

“现在毒瘾上来了,弄不死你。”

骆闻舟假装深以为然地点点头:“是是是,费小爷你可放过我吧……”

他这幅德行又让费渡气不打一处来,他突然勾唇笑了笑:“骆警官,吸毒可是犯法的。”

“……我知道。”骆闻舟的声音又虚了几分,“我跟局里说过了。”

费渡瞟他一眼,眼神尽管深处是冰冷,却还是强行装出一抹玩味:“那师兄你……”

这回是骆闻舟打断了他,骆闻舟缩在沙发角。

在费渡的印象里,骆闻舟从未这样虚弱痛苦过。

“今天晚上回来见你最后一面喽。明天起就要住禁毒所了。”

骆闻舟强颜欢笑着。

然后是一片冗长的寂静。

最后还是骆闻舟先开口了:“放心吧,我能戒掉的。”

费渡的声音低低的:“嗯。”

“过来让我抱抱呗。”

“嗯。”

费渡靠过去,抱住骆闻舟,顺便掐了一把他腰间结实的肌肉。

“快一点啊。”

骆闻舟紧紧抱着费渡:“嗯。”

“早点回来。”

骆闻舟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。

“好。”

自调彩墨。

/蓝桥春雪

以蓝调为主,紫色层析。

“蓝桥春雪君归日,秦岭秋风我去时。”

这首诗的基调是忧愁的,带着一些悲伤的叹息。

所以我们不要看上面那句诗。

这彩墨就是给小蓝调的_(:з」∠)_

就我个人而言会很喜欢紫色层析,因为遇到叶修对小蓝来说就像是一个梦呀。

【喻黄】我们当然是来看这个up主卖腐的啊?(一)

*私设喻队是一个贤妻良母式的人!

*内含喻黄以及一句话方王。


*可能是有后续的吧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喻文州打开摄像头。

“大家好,今天我打算教大家插花。”

“斜口花会比较好养活,所以我们先对手中的一系列花卉进行修剪……”

【天呐我男神这个声音!!太苏了吧!!】

【小伙子长得真是清秀啊!!】

【手!看那双拿着花的手!!要是这样一双手捧着花向我求婚!!】

【楼上新人啊。】

【噗,赞同楼上,楼上上难道以为我们来这里就只是为了看up剪花吗?!】

“啊——”房间里适时地传出一声惨叫,“文州!文州我在直播!!可是大眼儿和方士谦非要拆我台他们!!你快过来过来帮我一起打!!”

喻文州习以为常地对着屏幕抱歉地笑了一下。

“我过去一下。”

【啊啊啊啊索克这是已经和人同居了吗?!!我……!!】

【听声音明明是个男的!我觉得自己还有机会!】

【天真。】

【指路直播间172100,你们会看见索克的。】

直播间172100,游戏up主夜雨声烦在线竞赛场虐菜。

不一会儿,喻文州温和的眉目出现在屏幕上:“少天,怎么了?”

黄少天超委屈:“文州文州你看大眼他们呀——就知道欺负我!!明明知道我在直播还非要拆我台!”

喻文州象征性地摸摸黄少天的头:“没事儿,游戏里输几局,职业赛赢回来不就行了?”

王杰希的声音通过耳机悠悠的传出来:“我也在直播呢,还打不打?”

“就是就是,”方士谦深谙此时该嘲讽一波了,“打不过就请外援算什么?”

“靠!!”黄少天跳起来,“什么外援啊!你们俩二打一还挺好意思啊!!”

喻文州顺了顺黄少天的毛:“算了少天,不气不气啊。”

“文州!”黄少天扯着他的袖子,“陪我打游戏吧打游戏吧!”

唉。

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此时略带撒娇(并不)的小表情,张了张嘴。

突然想起来自己也还有直播啊。喻文州脸上露出些许无奈。

“少天……”

黄少天委屈巴巴(bu shi)地低下头。

“……我先去关掉直播,然后再过来可以吗?”

“好呀好呀!”黄少天从转椅上跳起来,摄像头拍不到他的脸了。

他抱住喻文州响亮的吧唧一声。

是的,虽然粉丝没有看见他快乐到亲喻文州脸颊那一幕,但他们却一定、肯定、确定自己听见了那吧唧一声。

【我有不好的预感。(索克直播间过来的)】

【那位指路的兄台居心何在??何在??】

【我坚信这只是普通的卖腐蹭热度!!索克是直的!!直的!!】

【楼上我劝你放弃吧。】

【就是啊没看见索克答应夜雨的时候宠溺都要溢出屏幕了吗?!】

【过分qwq我本来想着两个男神一个不要我还有另一个来着!!】

【没想到他们内部消耗了是吗hhhh】

喻文州重新回到自己的直播间。

他笑了笑,语气中有一丝无奈和歉意:“抱歉,突然有些事,那……我们下次再见吧。”

【新人不知所措??】

【同为新人??】

【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??】

【这里索克老粉了!继续指路直播间172100!】

【论一个老粉的自我修养!如果索克在直播,夜雨就会出现!如果夜雨直播,索克也会出现!他们俩早就同居啦!】

【qwqqqqqq我的男神们诶……】

【楼上省省吧,我们cp粉已经在等官宣啦。】

【啊?这还要等?】

【他们都直接跳过官宣了好伐!】

【明明每一次直播都在撒狗粮!!!】

彩墨试色/

钧瓷/秘色瓷/桃花一梦/阿帕奇晚霞

买彩墨的时候其实就有一点点按战队的意思_(:з」∠)_


都是很温柔的颜色!
但是钧瓷比想象中偏紫很多,亏我还写了小卢的台词来着。

【全员向】换台词这点小事

*多篇小说
*为什么全职混在耽美小说里?
*我乐意。
*四部比较喜欢的网络小说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《默读》

费渡毫无悬念的拿下了本季刑警之花亚军。

冠军?当然是长公主啊。

骆闻舟叹息着拍拍费渡的左肩:“没关系,我们还有很多可以拿刑警之花的夏天。”

“在和尚庙里,女孩子是该被爱护的。”陶然感慨。

“没事儿没事儿,”郎乔拍拍费渡的右肩,“下次让给你了,反正总共就我一个女孩子,有什么意思。”

骆闻舟上下打探了一下郎乔。

“亏你还知道自己是个女孩子。”



《伪装学渣》

“我心底有一簇想着烈日而生的花,
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,
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,
草扎的精神,
从此万寿无疆。”

贺朝夫斯基深情地看着谢俞。

谢俞没由来的打了个寒颤。

这样酸溜溜的句子让他想起“我的背影特别帅气”。

天啊。

“你没病吧?”医学生谢俞伸手探了探贺朝的额头,咦,没发烧呀。

贺朝似乎有一点失落:“呀,这可是来自我的真挚告白呢。”

谢俞失笑:“你什么时候这么文艺了。”

“嘁,小说呗。”贺朝吻上谢俞,“我也觉得那种告白方式不适合我。”



《全职高手》

“小蓝。”

当叶修倚着蓝雨俱乐部的门的时候,许博远是震惊的。

许博远毕竟脸皮薄,又怕自己的偶像看见叶修非要缠着他。

他推了推叶修:“你来干什么?赶紧自己去找个地方把行李放下。”

叶修凑近许博远,抱起那一大堆行李:“真的吗?我来走后门。小蓝你看……”

“想都别想!”许博远低声咆哮。

“我会做饭。”

“谁信啊!”

“我会拖地!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还能帮你抢boss!”

“……!”

“要不要我住你家?”

“……艹,我把地址写给你。”


数次那什么什么过后。

许博远开始深思,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?

叶修揶揄地向他的后耳吹气:“你还记得我之前说了什么吗?我来走♂后♂门啊。”



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

郝眉最近又迷上一款新的网游。

还处了一个玩猫萝的cp,操作和意识都相当强大。

终于有一天,郝眉决定找“她”面基。

当他把这个伟大的决定告诉微微的时候,微微面目真诚:“你看KO弄不死你。”

但郝眉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面基。


当他看见一个高大的身躯挡在他面前的时候,他惊了。

“卧槽!”

郝眉又心虚地抬起头,

“咳……你怎么,长得有点像我男朋友…”

于是就被KO带回家干了个爽。


KO当然不会告诉他是因为看见他电脑上没有关的游戏才开始玩的。

还特意玩了个女号。